您当前的位置:河北三下乡网 >> 乡情乡韵

大山深处的守候:一个老师一个娃

http://www.hbsxx.hebei.com.cn 2014-03-19 14:28 河北三下乡网





  本报记者李保健刘涛见习记者蔡洪坡王君星/文见习记者张航/图

  西大地村是平山县一个仅有一百多口人的小村子,距离平山县城近100公里,想吃新鲜蔬菜,必须坐班车去十公里外的镇上。然而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,吴丽英老师却一待就是18年。随着村里青壮年的外出,西大地村的人口越来越少,西大地教学点的学生从最初的三四个,如今减少到了一个。一个老师教一个娃,吴老师坚守着自己的阵地,坚守着村里的希望。

  一个人的课堂

  3月14日中午,记者驱车三个多小时赶到西大地村教学点。西大地村教学点在村口不远的一处高地上,有三间小屋,西边两间常年锁着,另做他用,仅有东边的一间屋子作为教室。教室共有约30平方米,在教室的西墙上挂着一个用墨涂黑的薄薄的三合板,当作黑板。离黑板一米处,放着两张课桌。

  记者赶到时,吴老师正在给她的学生上课,令人震撼的是教室里只有两个人,吴老师和她惟一的一名学生。这名惟一的学生是个9岁的小女孩,叫霍艳霞,读二年级。记者在教室外透过窗户看到了吴老师给霍艳霞上课的一幕。“看看这一组五角星,每一行都有七个五角星,一个七,两个七,三个七……八个七,要算一共有多少五角星该用什么法则呢?”吴老师俯着身子,用右手食指指着课本,和霍艳霞一起数课本上的五角星,看到霍艳霞很茫然,吴老师便起身走到黑板前,从窗台上捡起一个粉笔头在黑板上写下“8个7,8x7=?”。吴老师告诉记者,这个孩子比较内向,话语不多。

  学生的流失

  吴老师今年48岁,在西大地村教学已经有18个年头。起初学校有4个年级,在吴老师的印象中,学校学生最多的时候有30多个,“那时候很热闹,孩子们读课文,做游戏,特别活跃。”回忆起当年的情形,吴老师显得很怀念。

  近年来,随着学生数量的减少,各地教育部门开始实行撤村并校。西大地村的孩子们则被集中到了二十里外的桑元口教学中心,西大地村成了一个教学点,只保留了一、二年级,三年级以上的孩子要到桑元口就读。

  随着城镇化的推进,大量的农民选择放下手里的锄头,从田地走向工地,转身为农民工。而对于西大地村来说,进城务工有着更加迫切的现实需要。西大地村,四面环山,一条水泥公路横穿村子,仅在公路两边的河道周围有一些面积狭小、高低错落的平整农田,在家种地意味着坚守贫穷。西大地村的青壮年劳力大部分外出务工,西大地村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心村。

  据吴老师介绍,西大地村原本还有几个读一、二年级的孩子,但是都跟着在外地打工的父母走了。西大地村教学点成了空架子,而惟一的学生霍艳霞能够坐在教室里,也是有着特殊的原因。

  早几年,霍艳霞父母在外打工,小艳霞一直随着父母,后来艳霞的妈妈去世了。父亲将孩子送回了西大地,让孩子随着奶奶生活。刚开始,艳霞不愿意上学,奶奶把她送到学校,她瞅机会就往家溜。后来她给奶奶做工作,让奶奶坐在旁边陪着孩子,慢慢地,孩子喜欢上了课堂。吴老师也因此有了这个惟一的学生。

  吴老师的委屈

  从去年秋天开始,西大地村教学点只剩下霍艳霞一个学生,有个别村民觉得,吴老师只带一个学生,会比较清闲。甚至调侃,吴老师教的学生每次考试都是第一,为什么?因为只有一个学生。对于村民的不理解,吴老师是满肚子委屈,“虽然说只有一个学生,但是语文课、数学课、美术课样样不能少,一个孩子遇到问题还没有同学讨论、请教,所有课程都得我手把手教,比一群学生还要费心。”对于只有一个学生这样的现状,吴老师也很无奈,“哪一个老师不希望桃李满天下?谁都希望多带一点学生,只有一个学生,这是无奈的现实。”

  “吴老师不能走,她在,学校才有读书声,才有希望。”一位村民说,尽管只有一个学生,但是孩子就是希望,就是西大地的未来,吴老师的坚守是这个偏僻山村的惟一生机,是西大地的一道曙光。

  两个人的坚守

  孤独是吴老师和霍艳霞每天都要面对的现实。去年6月份,西大地村原本还有四个学生,到9月份,随着新学期的开始,小艳霞升入了二年级。与此同时,其他的三个学生升入了三年级,都去了桑元口上学。之后,霍艳霞就没有了玩伴,只剩下自己孤零零地坐在教室里上课。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,也开始体会孤独的滋味。

  吴老师对于霍艳霞的孤独也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“我也知道她很孤独,没人和她玩,她现在变得不爱说话了。”吴老师说,自己也主动去和小艳霞说话,做游戏,但是小艳霞始终认为吴老师是自己的老师,与同龄的玩伴不同,不敢和吴老师玩耍,面对吴老师时总是一声不吭。

  小艳霞是孤独的,可是对于吴老师来说,自己何尝又不是尝尽了孤独的滋味。吴老师家在十多公里外,丈夫在石家庄打工,大女儿在外地上大学,小女儿在平山县城读书,寄宿在学校,一个月才回一次家。吴老师工作与生活的地方都在学校,“家里也没人,就不回去了,只有小女儿放假回来的时候回去陪她。”

  晚上一个人住宿也害怕,有时候遇到刮风下雨天,院子里“叮当”响,尽管心里知道西大地村很安全,但是听到异响依然会害怕。

  吴老师说,自己在西大地村没有亲戚和朋友,而且村里剩下的大部分是老人。每天除了上课时间和小艳霞待在一块,其他时间都是在独处。吴老师的宿舍里放着一台老式电视机,吴老师说,这是一个摆设,连个影子都看不到。无聊的时候,她只能靠看小说打发时间,有时也会给大女儿打个电话,说说话,“我爱看《红楼梦》和《水浒传》这样的书,耐看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看完。” 读完这个学期,小艳霞就要升入三年级,到时候小艳霞也要到桑元口上学,西大地村教学点将没有学生,只剩下吴老师。没有了学生以后怎么办?吴老师说,看上级安排吧,哪儿需要她,她就去哪儿。

关键词:大山深处,老师,守候

稿源:燕赵都市报
责任编辑:  张黎霞
主办单位:河北省宣传部 河北三下乡网
备案序号:冀ICP备08003586号 技术支持:长城网
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